您的位置:首页 >> 租房资讯

中国地方政府开放数据榜广州第四

2018年12月17日 栏目:租房资讯

中国地方政府开放数据榜 广州第四5月26日,参展商在数博会上向观众介绍5G远程自动驾驶。当日,2018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在贵州省贵

中国地方政府开放数据榜 广州第四

5月26日,参展商在数博会上向观众介绍5G远程自动驾驶。当日,2018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在贵州省贵阳市开幕。本次数博会上,无人驾驶、虚拟试衣镜等“黑科技”引人关注。新华社发

南都讯一身黑衣亮相,T恤上的名字格外显眼。“大家好!我是张开放!”“我是郑数林!”“今天我们宣布以组合的方式出道了。”平日里被认为表情严肃、学究风的大学老师,居然在数博会演讲台上唱起了“二人转”。

5月27日,在贵阳数博会上,一场画风清奇的论坛让现场笑声不断。这场主题为“地方政府数据开放与创新发展”的论坛,由复旦大学数字与移动治理实验室(以下简称复旦大学DMG)主办,会上发布了《2018年中国地方政府开放数据报告》。结果显示,上海市和贵阳市分别在省级和地市级(含副省级)排名中位列第一。

省级开放指数广东列前四

27日,爽爽的贵阳下起了细雨,气温降至16摄氏度,在复旦大学DMG主办的“地方政府数据开放与创新发展”论坛上,现场气氛却极为火热。

来自清华大学的张楠和中山大学的郑跃平是本场主持人,两人一上台自我介绍,一个叫“张开放”,一个名为“郑数林”,或许是生怕别人不认识,还把名字印在了黑色T恤上。

当天宣布以组合方式出道的两人,还准备了周边礼物赠予“粉丝”。只见他们脸上堆满笑意地从兜里掏出一个食指大的小瓶子,然后取出瓶中的两粒种子,向现场观众展示种子的正反面分别写着,“开放”、“数据”、“蔚然”、“成林”。

这也正是本次论坛的主题。会上,复旦大学联合提升政府治理能力大数据应用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国家信息中心数字中国研究院发布了《2018中国地方政府数据开放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暨“开放数林”指数。

《报告》对我国46个省级、副省级和地市级政府的数据开放情况进行了评估,包括8个省级地方政府和38个副省级与地市级地方政府。结果显示,省级开放数林指数排名中,上海、贵州、山东、广东位列前四,排在地市级(含副省级)前五的分别是贵阳、哈尔滨、青岛、广州、济南。

报告发布者、复旦大学数字与移动实验室主任郑磊副教授表示,“开放数林”指数评估指标体系从三个维度,对国内已开放数据的地方政府进行打分。其中数据层考察的是政府开放数据的质量和数量等;平台层关注政府开放数据和用户获取数据的载体;准备度则包括地方政府在开放数据方面提供的法规与政策,组织保障等。

据悉,这是国内第一个专门针对地方政府数据开放的系列评估报告。

“仿佛上了一堂植物课”

基于开放数字森林的概念,郑磊在现场分享报告发现时,作了这样一个比喻:政府开放数据的准备度是数据层与平台层的基础,犹如树木的根系,根系发达才能有粗壮的枝干与茂密的枝叶,而枝干可以理解为政府开放数据平台,数据则是枝干上长出的树叶。

根据各地在三个维度上的不同表现,郑磊团队总结了七种树木类型来具体分析单个政府开放数据平台情况。在他们看来,贵阳上海在上述三个维度均表现优异,像乔木一样,根系发达、躯干粗壮,枝叶茂密葱茏。

广州属于“柳条”形,树叶繁密,但缺乏发达的根系和坚实的茎干。郑磊指出,该类地方数据层表现较好,但在平台层与准备度方面表现平平,这可能会影响发展后劲和用户体验。

排名第6位的佛山像水培植物,枝叶繁茂但根系不发达,即开放数据的准备度一般,但在数据层、平台层方面的得分尚可。

位列第8的东莞则属于绿箩形,叶片繁密,根基较深,但缺少粗壮的茎干,即在平台层方面表现一般,很可能影响用户获取和利用数据的体验和效果。

“一棵棵开放‘数木’的丛然并生、成荫如盖直至叶茂花开,终将成长为一片繁盛多样、平衡清朗、持续循环的‘开放数林’”郑磊说,这是持续发布政府开放数据报告的目的。

在郑磊分享报告完,“张开放”和“郑数林”调侃,“仿佛上了一堂植物课”,惹得全场哄堂大笑。

据南都了解,“开放数林”指数首次发布是在去年数博会上。通过持续追踪,复旦大学DMG团队发现,自2012年上半年,上海推出全国首个政府数据开放平台至今,国内已经陆续上线40多个地方平台。

然而,政府开放数据整体水平仍偏低,具体表现在数据质量不高,多维度有价值的数据并不多,且存在未持续更新和添加数据集的问题。报告呼吁,国内各地政府提高“开放数林”覆盖率,保护“开放数林”多样性,促进“开放数林”可持续生长,满足用户对“开放数林”的向往。

相关负责人此前在该报告发布会上回应南都提问称,未来还将进一步完善和制定相关指标体系,关注社会各界对政府数据挖掘和利用的情况。

大数据一定要好玩因为它是活的

因为担心数据开放后造成隐私和安全问题,不少地方政府推进数据开放的步伐迈得非常小心,在全国北部、西北等地、华中地区,仍有多个省市尚未建立政府数据开放平台。

相比之下,贵阳的表现尤为亮眼。在此次“开放数林”指数排行中,贵阳在地市级(含副省级)排名中,一举夺魁。贵阳政府数据开放的经验是什么?这成了不少人关注的焦点。

论坛上,“开放数林”组合的活跃,成功感染来自政界、学界和产业界的嘉宾,他们在分享干货的同时,也一改往日严肃范儿,金句不断。

作为首个发言的嘉宾,贵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徐昊直言,没想到这个会议的画风是这样的,清新另类的空气。他笑称,“我一贯的理念也一样,大数据一定要好玩,因为大数据是活的。”

在政府数据开放这件事上,徐昊称,贵阳花了整整两年时间来构思和探讨技术、路径、模式问题等,同时也在法律政策等方面提供保障。他特别指出,要加强政府数据开放平台的架构和技术层面建设。“凡是没有技术支撑的创新都是伪创新。”

徐昊总结,贵阳开放政府数据模式的经验就是,一是数据格式不改写,二是数据不搬家,三是数据的管理权限不改变。同时他也提到贵阳所困扰并努力解决的一些问题,比如政府部门与部门相互调用的数据量还非常少。

在随后的演讲中,贵阳市信息产业发展中心研究员工程师黄明峰说,“数据应该像白菜、大米一样被老百姓所熟知。如果数据不投入应用,聚集再多的数据也无法发挥作用。”据他介绍,目前贵阳正积极探索和创新,比如现在老百姓每天可到贵阳政府数据开放平台上查询当日菜价。

其实不仅贵阳,在全国范围内,整个政府数据应用中仍存在一片“沙漠”。因此在当天的会上,几位来自学界和产业界的代表分享的政府数据应用案例,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

贵州光奕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若瑶,上海城室科技产品经理张鼎和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副教授陈瑶分别介绍了各自如何利用政府开放数据,提供招投标行业服务、发现上海古建筑群以及错开地铁拥堵出行等实践案例。

世界银行发展数据部首席经济学家Maria Amparo Ballivian Valdes在会上表示,政府开放数据供企业和公众利用可以创造极大的价值,不仅能提升公共服务,还有助于政府决策,促进公众参与和共享模式发展。

她建议,政府开放数据应该特别考虑技术和法律方面的问题。前者要求所开放的数据可访问获取以及机器可读,后者则强调开放授权。

当天下午5点半,论坛接近尾声,现场仍座无虚席。中国人民大学硕士生董镇告诉南都

中国地方政府开放数据榜广州第四

,“这是我在数博会期间看过最活跃的一场论坛了,期待明年的报告,下次会议场地应该再大些。”

让观众没想到的是,论坛结尾居然还有“彩蛋”。

主办方成员“老咸肉”和“小鲜肉”齐飞,在台上台下跳起了改编自《小苹果》的“开放数林之歌”———《小树林》,向与会嘉宾大唱:“你是我的小呀小树林,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绿绿的小树苗温暖我的心窝,打开你数据的门门门门门”。